一家亏损的塑料玩具公司,如何三年内蜕变成香港股市市值最高的公司之一?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1-18 11:02:05

投资潮开放日

投资潮第三期开放日活动现已正式启动,本次开放日活动为智能硬件专场,路演项目征集进行中,欢迎智能硬件创业团队报名参加。(公司职务+姓名+联系方式+商业计划书,发送到邮箱BP@investide.cn)

  “我的角色是,只要一些大老板因为想让我有所贡献而要我加入公司,而我认为自己可以,我就会加入。如果我认为自己不能,或者如果我没有更多的事情可做,我不会留下来。”

  六年前,即便是最乐观的券商都难以对香港交易所(HKEx)代码为“566”的股票感到兴奋。即使在外国投资者迫切想要投资中国繁荣的经济之际,红发集团(RBI Holdings)也几乎没有什么吸引力:它是一家亏损的塑料玩具公司,产品包括一款讲西班牙语的教育机器人。

  到2012年,“566”已经完成蜕变。玩具机器人出局,该公司这时销售的是太阳能电池板设备,与当时并不知名的中国内地商人李河君以及他的汉能集团(Hanergy Group)签署了巨额协议。

  三年后,这家原本不受待见的玩具制造商,爆炸性地蜕变为香港股市市值最高的公司之一(400亿美元),使李河君在账面上成为中国首富。

  但如今,汉能薄膜发电(Hanergy Thin Film Power)的股票已被暂停交易,而且在香港证监会(SFC)调查该公司的商业模式期间将一直停牌。香港证监会本月已正式下令港交所停止汉能薄膜的交易。今年5月汉能薄膜股价暴跌时,仅一个小时李河君身价就缩水超过一半,他已经成为中国公司股票残酷暴跌的象征,而此番暴跌也已在全球股市引起震颤。

  李河君与汉能的兴衰历程也照亮了香港股市的阴暗角落,在这里,数以百计的小上市公司一夜之间悄悄地更改了名称与商业模式,而它们的股价也在悄悄地飙升和下跌。

  对于长期以来一直需要途径将自己的财富进行投资(或隐藏)的中国内地企业家而言,香港股市不仅为他们提供了获取财富的途径,还提供了投资于外币资产的途径,这些外币资产可以放在英属维京群岛(British Virgin Islands)之类的避税港。

  调查人员试图了解一家失败的玩具制造商,如何在短时间内变成香港最大的企业成功故事时,一个很好的起点是一栋远离香港繁华中心的低矮建筑。一栋位于熙熙攘攘的沙田、名为康健科技中心(Town Health Technology Centre)的办公楼,是2010年“566”开始蜕变的地方。

  在这里,它加入了少数几家小型上市公司的行列,这些公司销售的产品几乎无所不包,从保健品、金融服务到软件,其中一些公司买卖彼此的股票,并相互提供贷款,交换高管。

  此类交易的复杂性及其背后的动机常常使外国投资者困惑。香港富事高商务咨询(FTI Consulting)的破产业务专家罗德?萨顿(Rod Sutton)说:“有可能,香港股市以及这些上市的小型公司为欺诈以及(或者)可疑的交易提供庇护,因为无法执行交叉持股及关联方交易方面的法规,而交叉持股及关联方交易常被用来掩盖或伪造不诚实或虚构的资金流动。”

  在数十名在康健科技中心注册的公司工作的董事中,有一个人非常突出。许家骅(Ronnie Hui)是康健国际医疗集团(Town Health International Medical Group)行政总裁,该集团是这栋办公大楼的所有者。他曾担任汉能薄膜行政总裁,后又担任财务董事,直至去年。

  一头银发的许家骅医生是一名训练有素的儿科专家,他活跃于忠诚于北京的政党之中。过去10年,他在10家香港公司担任行政总裁或董事,其中部分公司位于康健科技中心。

  他选择工作过的公司都曾令人兴奋。除了在他任职期间股价上涨超过一倍的汉能薄膜之外,许家骅担任董事的其他几家公司也经历了市值的暴涨及随后的下跌。

  许家骅对自己在汉能薄膜成功中所起的作用表现得非常谦虚。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他说,在众多他在香港担任的职位上,他都努力专注于战略,而非股票价格。

  “我的角色是,只要一些大老板因为想让我有所贡献而要我加入公司,而我认为自己可以,我就会加入。如果我认为自己不能,或者如果我没有更多的事情可做,我不会留下来,”他说,“老实说,我从不关心幕后的事情,(所有者)是否有关系或什么。这不关我的事。”

  公司股价的大幅波动也不是他所关注的。“投资者必须承担购买和持有股票的风险。他们可以让我对企业运营负责,但不能让我对股价波动负责,”他说。


  蜕变背后


  一位驻香港的咨询顾问表示,2010年,当李河君拿着一笔价值25亿美元的太阳能设备协议突然出现在香港公众视线中时,他还是一个“无名之辈”。“在香港,没有人(银行家、律师、会计师)听说过这个人,也不知道他是谁。”他旗下的新太阳能公司与在康健科技中心注册的公司之间的关系,后来证明对于这位无名大亨是有用的。

  一家在康健科技中心注册的公司向汉能集团提供了一笔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贷款,以李河君的持股作为担保。该公司在15年里更换了7个名字,现在的名字是君阳太阳能(Jun Yang Solar)。尽管多次改名,但该公司的股票代码一直是“397”。

  2007年至2009年,许家骅曾担任“397”公司的执行董事,当时该公司名为香港体检及医学诊断公司(Hong Kong Health Check),是一家医学诊断服务供应商。在该公司改名为中国保绿(China GoGreen)、专注于太阳能之前,许家骅离职。

  在李河君对前玩具制造商“566”持股之际,许家骅被任命为该公司行政总裁。不到几个月,“566”就把康健科技中心作为公司地址,开始了向汉能薄膜的蜕变。

  于是,许家骅的新东家不仅与他之前的雇主“397”共用一处办公地点,而且还开始与其他在那里注册的公司进行商业交易。中国保绿曾是“566”的主要客户之一。汉能薄膜还曾购入“397”部分股权(当时“397”的名字是君阳太阳能),后来以亏损价格出售了这些股票。

  之后,2013年,李河君的汉能集团从君阳太阳能获得1.2亿港元高息贷款。在此之前,君阳太阳能已决定从太阳能向其他业务多元化,并摇身成为一家贷款机构。

  但李河君和汉能薄膜为什么选择与一家在香港上市的小公司换股并以高利息从这家小公司借款,而这家小公司曾以另外一个名字聘用过李河君的财务董事许家骅?

  许家骅表示,他不知道这些交易背后的原因,协议都是由李河君的得力助手代明芳(Frank Dai)签订的,代明芳与身在北京的李河君关系更为密切。许家骅表示:“你得问他,我什么都不知道。”代明芳拒绝置评。

  位于康健科技中心的几家在香港上市的公司(包括代码为“566”、后发展为李河君的汉能薄膜的公司)一直与金融服务公司金利丰金融(Kingston Financial)合作,金利丰由澳门赌场所有者朱李月华(Pollyanna Chu)领导。

  朱李月华和金利丰曾在不同时期成为与康健科技中心相关的上市公司的重要股东,同时还担任配股代理,将这些公司的股票出售给投资者。最近几年,金利丰旗下的证券经纪机构也持有这些公司的大量股票。

  金利丰和朱李月华拒绝置评。香港西京投资(Atlantis Investment)主席刘央表示,金利丰是向香港大亨提供保证金融资的香港公司中的“翘楚”,从中赚取丰厚利润。“它是一家非常擅长赚钱的公司。”西京投资认购过金利丰销售的股票。

  朱李月华是香港顶级富豪之一,在香港股市为她本人和金利丰创下了好坏参半的名声。2003年,香港监管机构在调查衍生权证操纵交易之后对她实施了处罚。今年5月,监管机构对金利丰处以50万港元(合6.5万美元)的罚款,原因涉及一些澳门账户的“适当性”。

  汉能薄膜与康健科技中心相关公司、及该中心的所有者之间的渊源已持续了许多年。像君阳太阳能一样,中国天然资源有限公司(China Natural Resources)也无数次改名,并调整业务模式,从制药企业转型为公关公司,最近又变身为贸易与矿物加工公司。尽管中国天然资源并未注册于康健科技中心,但它与在该中心注册的多家公司有着多名共同董事,许家骅就是其中之一。2007年至2009年中国天然资源还在使用其他公司名称时,许家骅曾在该公司工作。

  包括许家骅在内,有三名中国天然资源的前董事曾担任康健国际医疗集团的董事,两名前董事曾担任君阳太阳能的董事。还有一名前董事曾任职于玩具生产商红发集团的董事会,红发集团后来变身为汉能薄膜。另外一名前董事胡美珠(Wu Mei Chu)曾是E Finance的所有者,而E Finance又向汉能集团提供贷款。

  中国天然资源还拥有一家公关公司——亚洲公关有限公司(PR Asia),该公司的客户包括汉能薄膜、君阳太阳能的前身香港体检及医学诊断公司,以及中国天然资源本身。金利丰是中国天然资源的公关客户,根据香港清算数据,金利丰作为经纪机构,持有中国天然资源35%的股权。

  在汉能薄膜股价暴涨之际,李河君以本人所持公司股票作为抵押物,取得了大量贷款。2015年3月,当李河君想针对他的一架湾流(Gulfstream)私人客机达成售后回租协议时,他把该机出售给了仁瑞投资控股有限公司(Noble Century Investment Holdings)。仁瑞投资是一家价值不到1亿美元的香港上市公司,其他主要资产是一艘干散货船。

  达成协议时仁瑞投资的行政总裁陈志远(Chan Chi Yuen),自2005年以来在“397”担任董事。仁瑞投资的三名独立董事之一季志雄(Kenneth Chi Hung-chi),在2003年至2007年曾任“397”董事长,目前也是中国天然资源的独立董事。这两人都曾担任金利丰的董事。

  面临亏损


  李河君的大起大落也成为中国内地和香港股市见顶的标志,两地股市已经过热到危险的程度。汉能薄膜股价暴跌后的几周里,一些新闻媒体曾问汉能薄膜是否是“中国的安然(Enron)”,但李河君坚称,汉能薄膜的经营仍很健康。然而,汉能薄膜的部分最大私人投资者已通过场外交易出清汉能薄膜的股票,蒙受沉重损失。那些接受汉能薄膜股票作为抵押物向李河君贷款的人,看到抵押物的价值在缩水。

  汉能薄膜7月20日表示,它将取消一项向母公司购买太阳能电池板的、价值22亿美元的3年期“公平价格”协议。尽管汉能薄膜遭遇了香港股市最大的跌幅之一,但许家骅仍对自己跟这家公司的联系感到乐观。他认为,自己担任一系列公司高管的职业生涯可以继续下去。

  “职业经理人应该是一名能够管理各类企业的经理人,不管领域涉及医疗保健、实验室体检、太阳能还是其他业务,”他说。“有一天,或许你能看到我在一家银行做职业经理人。或者房地产集团。谁知道呢?”

(来源:FT中文网)



潮理财wealthtide


我们分享最接地气的理财技巧,提供最新的市场动态、专业的理财知识、实用的投资策略。每天学点理财知识,让您的财富增值。



点击上方“二维码”可以订阅哦!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