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暴涨超1000%!幕后游资竟然是他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8-06 14:56:41

日前,上交所公布纪律处罚决定,孙煜因爆炒贵州燃气等个股,名下证券账户被限制交易三个月。

处分明细显示,2018年1-2月,孙煜名下的证券账户在交易“贵州燃气”、“天华院”等股票的过程中,以盘中大额申报封涨停板的方式炒作股价,扰乱证券市场正常交易秩序。2018年3月8日,该投资者在交易“贵州燃气”股票的过程中,再次出现以盘中拉升方式炒作股价的异常交易行为。

孙煜的交易席位:江湖人称第一游资的中信证券(港股06030)上海溧阳路。3月8日贵州燃气的龙虎榜数据显示,中信证券上海溧阳路证券营业部买入2738.6万元,而且该席位在1至2月期间也多次出现在贵州燃气的龙虎榜。先来看一看孙煜具体是如何炒作妖股的。

贵州燃气作为一家燃气企业,主要从事城市燃气运营业务,2017年11月7日在上交所挂牌交易。贵州燃气开板以来由于低价并且伴随着天然气涨价题材一直备受关注,作为A股市场的当红炸子鸡,这只次新股上市以来涨幅高达1343.44%!贵州燃气股价从上市当日的3.18元,涨到了现在的31.9元,翻了10倍。

疑为神秘游资大佬“孙哥”

此次被交易所处分的孙煜,是颇有名气的游资。传闻称“孙煜”实为著名游资大佬孙国栋父亲的名字,也是孙国栋惯用的“马甲”,所在席位为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溧阳路证券营业部。

而孙国栋,便是闻名已久的“孙哥”。

公开资料显示,转战中信证券上海溧阳路营业部之前,“孙哥”在光大证券(港股06178)杭州庆春路营业部。因为他的到来,光大庆春路成为游资圈的一大黑马,几乎每天都有数千万资金在龙虎榜上出现。

2014年起,光大庆春路渐渐在江湖中销声匿迹,取而代之的是中信证券上海溧阳路营业部,但操盘手法依然相似。而根据有关媒体报道,正是在2014年下半年,孙哥将账户转至实力更强的中信证券上海溧阳路。

这位游资全圈闻名的“孙哥”,首次以孙国栋的大名亮相,是因为2015年证监会所通报的处罚。

2015年9月11日,证监会通报,孙国栋因涉嫌操纵全通教育等13只股票价格,据证券法第203条的规定,证监对孙国栋处以没收违法所得1129.89万元,并处3389.67万元罚款的惩罚。孙国栋参与的13只股票,几乎都为疯牛行情中的“妖股”,其中以全通教育和暴风科技最具代表性。

通报显示,孙国栋的操作手法为通过虚假申报等方式影响相应股票价格,并快速反向卖出获利。在2014年12月至2015年5月期间,孙国栋在开盘集合竞价阶段、连续竞价阶段、尾市阶段通过虚假申报、连续申报抬高股价等方式影响“全通教育”等13只股票价格,并于当日或次日反向卖出获利。

事实上,监管层对游资恶炒题材股、以及操纵股价的行为已开出多张罚单。

此前,2017年12月,佛山游资廖国沛因操纵股价被证监会重罚8100余万元。2017年6月,著名牛散徐留胜利用资金优势采用连续交易、大额封涨停、拉抬股价等手法操纵多达37只个股,被证监会罚没1.1亿元。

查阅前期案例,带大家一起回顾那些被处罚的经典案子及背后的知名游资:

银河福州赖大佬赖国昌:2017年8月,上交所一纸纪律处分决定,将投资者赖国昌违规扰乱股价伎俩曝光。经查明,2017年3月9日至2017年7月13日,投资者赖国昌名下证券账户在交易*ST八钢、新疆城建、庞大集团、石化油服、北方稀土等股票过程中,多次出现买入风险警示股票超限,以涨幅限制价格频繁、大量申报又频繁撤销申报等异常交易行为。

特力A操纵者吴峻乐:2015年7月10日至8月28日期间,中鑫富盈、吴峻乐控制多个账户,通过集中资金及持股优势连续买卖、在所控制账户之间交易等方式,合谋操纵“特力A”、“得利斯”股票价格,反向卖出获利。证监会决定没收中鑫富盈违法所得1.47亿元,并处以4.42亿元罚款;没收吴峻乐违法所得1.73亿元,并处以3.47亿元罚款。

游资界代表瞿明淑通:过集中资金优势连续买卖、虚假申报等方式,影响“恒源煤电”、“中科英华”、“东风汽车”、“安阳钢铁”等4支股票的价格和交易量,并于当日反向卖出的行为进行处罚,没收违法所得约3116万元,并处以约9349万元罚款。

惯犯唐汉博:跨境操纵小商品城,以及操纵同花顺、杰赛科技、广发证券(港股01776)、新希望、博云新材等5只股票,非法获利近3亿元。证监会依法、从重对涉案当事人作出了顶格行政处罚,两案罚没款合计逾12亿元。

私募明星叶飞:于2015年5月13日至6月30日集中资金优势在尾盘阶段买入信威集团、晋西车轴、江淮汽车、奥特迅、中青宝等5只股票,影响相关股票价格与交易量,继而反向卖出,获利663.79万元。证监会没收叶飞违法所得,并处以1991.37万元罚款。

5亿天价罚单朱康军:利用陈某明等42个人的49个账户,不仅包括自然人,还包括信托账户、公司账户操纵'铁岭新城'和'中兴商业'两只股票,证监会决定,没收朱康军违法所得2.68亿元,并处以2.68亿元罚款。

“超短F4”成员马信琪:多次大笔申报买入后快速撤单,以不成交或少量成交的方式拉抬“暴风科技”股价,随后快速反向卖出之前持有的部分股票获利。宁波敢死队主要人物之一。

权证大鳄肖海东:2005年前,肖海东只有几百万,也没职业炒股,而是做生意。2005年到2007年,通过炒作权证迅速做大。不过三四年,资金已翻到6个亿。2016年9月13日,证监会公告,肖海东多次利用假委托吸引跟风盘之后反手做空,操纵了12只股票的股价,非法获利1341万元,被证监会合计罚没5365万元。

“接盘侠”任良成:标榜自己为证券市场建设者的任良成,在大宗交易圈内享有不小名声。任良成近年来先是采用拉升尾盘,后改为高价申报、撤销申报进而在盘中抬高股价等手段来操纵相关股价,以图获取收益。

资本狂人黄信铭:黄信铭等人以大宗交易方式买入劲嘉股份等股股,后通过二级市场连续集中交易、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交易等方式操纵股价,获利后卖出。证监会责令黄信铭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没收黄信铭违法所得约3.2亿元,并处以约3.2亿元罚款。

“游资收割机”马永威:马永威等人在2016年7月的数个交易日内,通过虚假申报、自买自卖、盘中连续拉抬、尾市封涨停等多种手法操纵“福达股份”股票交易价格和交易量,吸引游资以及中小投资者参与交易,构成恶性操纵市场,获利共计约2288万元。证监会决定对马永威、曹勇罚没9153万元。

第一时间了解市场行情变化股票交流,加林夕QQ:3161778076或者微信:MJ86854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