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退休郁亮接任!“万宝之争”只剩最后这一个悬念......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5-03 03:53:26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21君~

走进经济生活里的一切


导读:超期服役”近三个月后,万科A董事会换届一事,终于迎来破局。


来 源丨综合自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安丽芬、饶守春)、每日经济新闻(ID:nbdnews)


6月21日上午约8时,王石在其个人朋友圈发表公开信,称将退任万科董事长,接力棒会传给郁亮。具体内容如下:


王石朋友圈截图


在去年的股东大会上,王石就表示,他是万科文化的守望者,只要万科文化能延续,个人荣辱去留不重要。如果郁亮能代替他成为董事长,他可以辞职。从王石的多次表态中似乎可推断出,此番功成身退,早在王石的计划之中。


6月21日早间,万科A发布公告称,在即将于6月39日召开的2016年度股东大会上,公司董事会收到深圳市地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地铁”)发来的《关于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度股东大会增加临时提案的函》,要求临时增加董事会、监事会换届的议案。



深圳地铁集团向万科董事会提交董事会监事会换届临时提案



万科新一届董事会谁主浮沉?


根据深圳地铁提供的换届名单显示,此次其拟提名郁亮、林茂德、肖民、陈贤军、孙盛典、王文金、张旭为第十八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提名康典、刘姝威、吴嘉宁、李强为第十八届董事会独立董事候选人,提名解冻、郑英为万科第九届监事会非职工代表监事候选人。


分析上述名单可以发现,执行董事成员包括三方,其中郁亮、王文金、张旭来自万科管理层,目前分别担任万科总裁、副总裁、副总裁职务;林茂德、肖民、陈贤军则来自深圳地铁,目前分别是深圳地铁的党委书记、总经理和财务总监;最后一位执行董事孙盛典,目前则担任深圳市赛格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独立董事中,刘姝威获得提名颇为意外。在“宝万之争”爆发之初,目前为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企业研究中心主任的刘姝威,曾接连发布了《宝万之争重在追问宝能资金合法性》的文章,表达自身对此事的看法。此外,曾多次揭露“宝万之争”内情的华生,则未被提名。


另外的几位独立董事候选人,康典来自新华人寿保险、吴嘉宁为知名会计人士、李强现任前海金控董事长。


非独立董事候选人中,孙盛典的被提名亦显得有些费解。


简历显示,孙盛典现任深圳市赛格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深圳华控赛格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深赛格是深圳国企,而截至目前,万科A前10大股东里并未有深赛格。


“万科以前就有外部董事的席位,第17届的董事会里有来自平安的孙建一。因此,孙盛典的角色跟孙建一差不多。6月21日,接近万科人士表示。


两名监事会候选人中,解冻是万科的“老人”、郑英来自深地铁。不难看出,无论是董事会还是监事会,深圳地铁和万科的力量匹配势均力敌。而孙盛典和4名独立董事的态度在双方分歧的时候将显得至关重要。不容忽视的是,在万宝华之争正酣时,独立董事张利平左右了一场万科与华润的战局,仅有一票之差。



最后悬念:宝能何去何从?


目前,深圳地铁在获得中国恒大14.07%股权转让后,将以持股29.38%位列万科第一大股东,而在近期万科A发布的详式权益变动书中,深圳地铁即表态会改选董事会,但不会变更管理层,此次董事会成员的提名方案,多少反映了这一想法。


但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无论是持股6.18%的“安邦系”,还是目前万科的第二大股东,持股25.40%的“宝能系”,目前的董事会提名成员均无来自这两方。


根据此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计算,按照披露的累计投票制度,若“宝能系”对万科董事会换届一事进行成员提名,在目前董事会拥有11名成员的前提下,则其将至少获得3个席位,与深圳地铁情况一样;而若“安邦系”也进行成员提名,则也可能获得1个席位。


不过,随着“宝能系”掌舵人姚振华显示被保监会处于保险市场禁入处罚,此后前海人寿又遭到监管,最初一度场面热闹的“宝万之争”,最终渐归于平静。


而在突发的深圳地铁拟对万科进行董事会换届后,截至最新“宝能系”仍未发声表态,也未解释为何在董事会成员提名名单中,未有一位来自自身的建议。



回首30年:“万科”的来历,王石的放弃


在中国地产界,人们对“万科”二字耳熟能详,但对万科的前身,大家的记忆或许有些模糊了。


1984年9月,在深圳建设路1号,深圳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建立开张,王石任经理,这也是万科的前身,主要业务是从香港进货,向内地倒卖摄像机、投影机等教学器材。


但是,王石创立并担任一把手的这家贸易企业几乎全部业务都要倚仗于名义上的母公司、当时在深圳的最大国有企业“深圳特区发展公司”。


1987年12月1日,一场在深圳会堂举行的国土有偿使用权拍卖会进入了王石的视野,一家房地产公司以525万元的最高价获得了一块8588平方米土地的使用权。这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土地使用权的“第一拍”。


第二年,王石即亲自到场举牌,万科以当时2000万元的天价在深圳拍得威登别墅地块,正式进入房地产行业。



对于公司的新名字“万科”的来历,王石在其自传《道路与梦想 我与万科20年》中这样回忆:



公司的名字一路改,改到1988年,我比较喜欢“深圳现代企业有限公司”这个名字,简洁、易记、琅琅上口。但在办理股份制手续过程中,却意识到韩国有一家大公司也叫现代企业。


还得更名。这次要慎重。


为了改名,公司管理层和部分总办人员乘海船,在珠江口海域兜转。在船上也没什么事,惟一能做的就是面对波涛汹涌的大海,插上想像的翅膀,畅想公司的名字和寓意。


返回深圳,把每个人能想像的名字写在大黑板前进行比较选择。


深圳现代企业有限公司的英文名称“Shenzhen Modern Enterprise Company”,缩写是“MEC”。讨论最后集中在如何从三个缩写字母中延展出新的名字,这样同原来的名字有连续性。有人提出,我们干脆就用这个“MEC”,可是,这和日本的“NEC”有些接近,而且“MEC”的发音同当时热播的连续剧《大西洋底来的人》男主角麦克太像,总不能让别人听到公司名字就想到连续剧主角吧?再加上“克”字读上去不响亮,于是又有人考虑将公司名字改成“麦科”,但“麦科”用广东话发音是“特别黑”的意思。如果别人问到公司的名字,公司就成“特别黑公司”了。


讨论来讨论去,一个从深圳大学英文专业毕业的员工潘毅勇想到了“万科”的名字——既然“Marlboro”以中文翻译为“万宝路”,为什么公司的名字不能叫做“万科”呢?


于是,公司正式更名为:深圳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




今天,王石主动让贤的举动,不禁让人回想起1988年,王石主动放弃万科股权时的情形。同样在自传中,王石回忆:



万科股票是在1988年12月28日公开发行的。


1989年3月28日上午9点,深圳会堂,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第一届股东例会召开。


座无虚席。回答股东提问。一位股东站起来,手握话筒:“请问王石先生,您个人自己买了多少股票?”


我从西装内侧口袋里掏出一张认股权证,“我个人存款一共25000块钱,取出2万块钱买了万科股票。”台下一片热烈掌声和叫好声。


当晚第一届董事会上,我被推选为万科第一任董事长,董事会由王石、蔡顺成、刘元生等11人组成。


4100万股的股份中,万科职工股应得的股票约500万出头。这部分股票怎么分配呢?按照市府办公厅下发的股改文件,这部分股票只能有10%允许量化到个人名下,其余的由集体持有。


我明确了想法,放弃其中我应得的个人股份。


我放弃的想法基于三点:


一、社会价值取向。“不患寡,患不均”是中国社会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社会也向来有种仇富心态。个人突然有了钱,会把自己摆在一个极其不利的地位,尤其是像我如此爱出风头,天马行空独来独往,如果很有钱,弄不好会惹来杀身之祸。名利之间只能选择一项,或默不出声地赚钱,或两袖清风实现一番事业。我选择了后者。


二、讨嫌暴发户形象。少年时代阅读了雨果、巴尔扎克、狄更斯、莎士比亚的作品,反感暴发户。当发现自己可能成为这一类人时,自然采取回避。


三、家族没有掌管财富的DNA。我祖籍安徽,但从来没有回去过,股改过程中,专门翻阅了家乡堂弟邮寄来的族谱,上溯20代,农民世家,没有一代成为地主的,我没有信心对钱财妥善处置,传统农民有了钱做什么呢?修祠堂,娶小老婆,赌博。


我放弃个人股份的想法也征求了家人的意见。太太没有反对,她本来就没有指望王石发大财,半开玩笑地问我:“什么时候能住上别墅?”


我回答:“别墅会有的,别墅太早住进去会不得安宁。”


我放弃了,管理层也放弃。而且,管理层提议:将职工股成立一个基金,只要在万科的职员,新老都有享用权;由职工代表会产生出管理委员会的成员。资金用途:职员的福利,重点照顾1988年以前进入万科的职员的福利;另外的用于回馈社会,做公益活动。



21君

你对王石的评价是?


你又认为宝能会如何从万科中抽身而出呢?


推荐

阅读



300多万打水漂!首家倒闭共享单车创始人亲述自己的创业经历...


深度剖析猎头江湖:选人严过“皇帝选妃”,这一类人才“最好卖”!


爸爸们是怎么买房的?“80后”最暖心,“60后”最土豪!这些人买千万豪宅的最多...


本期编辑 黎雨桐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