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先受偿权是否以他项权证记载的债权数额为限?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8-06 10:57:29

关于优先受偿权是否以他项权证记载的债权数额为限,虽然在小博见到的判决中,都是认为抵押权人有权根据抵押合同约定的担保范围行使抵押权利,但是实务中还是有争议。小博通过几个最高院的案例和地方法院的规定来与大家共赏。

1

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终268号民事判决书认定,《房屋他项权证》记载的“债权数额”应当认定为“被担保的主债权数额”。根据《房地产抵押合同》之约定,抵押担保的范围主债权及其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保管担保财产和实现担保物权的费用,还包括担保主债权的资金占用费、行使追偿权所产生的律师费及其资金占用费和担保费。因此,抵押权人有权在代偿资金、担保费、律师费及资金占用费的范围内,对抵押房屋房屋享有优先受偿权。

2

最高人民法院(2015)执复字第38号执行裁定书认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十一条规定“抵押物登记记载的内容与抵押合同约定的内容不一致的,以登记记载的内容为准。”该条文是对抵押登记内容的规定,而非是对抵押担保范围的规定,执行证书根据抵押合同的约定,认定执行标的为全部债务,并无不妥。

3

北京市四中院《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审判白皮书》:抵押合同约定的抵押范围通常包括债务本金、利息、逾期利息、诉讼费、实现做权的费用等,而房地产登记部门所登记的抵押权他项权利证书常常仅载明借款本金的数额。我们认为,金融借款合同涉及担保,应当遵循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和物权法定原则,物权法规定的担保范围不仅包括主债权还包括利息、违约金等,当事人在合同中对担保范围有明确约定的,虽然登记公示的他项权利证书只载明本金数额,仍应当按照双方抵押合同约定的抵押范围认定。

4

江苏高院《关于抵押债权优先受偿范围的补充解答》:执行法院的执行依据是生效判决书、调解书、裁定书等,抵押债权人优先受偿的范围应当严格按照生效的判决、调解书、裁定书确定的优先受偿范围来执行,无需审查抵押债权人在他项权证上或登记簿上记载的优先受偿债权数额。

5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实现担保物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物权法》第一百七十三条规定,担保物权的担保范围包括主债权及其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保管担保财产和实现担保物权的费用。但实践中,有的登记部门操作不够规范,在办理房地产抵押登记、股权出质登记等担保物权时,会发生登记范围与合同约定不一致的情况,如合同中约定担保范围包括主债权、利息、违约金、实现担保物权的费用等,但在相关登记证明或他项权证上却载明担保范围仅为本金。结合上述《物权法》对担保范围的规定,倾向于认为,在合同各方意思表示真实、一致且内容合法的情形下,不能因不规范的行政行为而影响当事人实体权益的实现。在主债权本金已经合法登记的情况下,登记效力应及于合理的利息、违约金等其他费用,申请人可在据以登记的担保合同约定的范围内依法享有优先受偿权。

6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实现担保物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担保合同约定的担保范围与抵押登记、出质登记中记载的担保范围不一致的,原则上应以登记的担保范围为准。但由于行政行为不规范造成登记的担保范围与约定担保范围不一致的,在合同内容合法有效,合同约定担保范围及于主债权、利息、违约金等,且双方对担保范围均无异议,而登记仅载明了主债权本金的情况下,登记效力应及于符合法律规定及合同约定的利息、违约金等其他费用,申请人可在据以登记的担保合同约定的范围内依法享有优先受偿权。

7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实现担保物权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当事人在担保合同中约定的债权范围包括利息及实现债权的费用,担保物权仅登记主债权的,担保物权的范围以当事人的约定为准。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