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曾经资金量翻了几十倍的交易者”·姜志平专访|久盈交易者·独家专访第51期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5-14 16:18:18

细水长流

  6月

19日


经常在各种传言里听闻“行业神人”:资金如何翻倍,交易如何风生水起,人生又如何戏剧。

 

但也许不是每位交易者都能如此坦诚而详细地分享、剖析、反思自己的交易经历——所以,姜老师显得特别珍贵。

 

经过时间的沉淀,成熟的交易者们一再告诉我们:一时的盈亏往往不是最重要的,若交易是你一生的事业,那么,心灵的成长更加值得珍惜。

 

正如本篇采访嘉宾姜志平老师告诉我们的:

“做交易,我宁可‘细水长流’,也不要‘疾风骤雨’。”


小久手记



交易者记

「第 51 期」


采访嘉宾 姜志平

采访/编辑 小久



阅读环境建议

5.1声道BOSE音响或者带上HIFI降噪耳机


 

本期采访嘉宾

姜志平

 

北京谷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基金经理

入     行:10年+

交易标的:股票、权证、期货

交易方式:高频、波段、中长线


             N

1

借钱做权证

           K            %

                              0.3              ↑

S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股票软件技术支持,那是2003年。一直到2006年我还只是做做股票。

 

有一天在网上看消息,我看到有人说现在股票涨这么多,但有个东西没涨,叫权证。我一听,马上去开了权证账户。

 

2007年的二三月份,我借到了钱开始做权证,结果飞快地从二十万亏到一万七。

 

我心态还算可以,当时一直在看书,看些励志书、心灵鸡汤什么的,也没怎么把这个亏损当回事。亏损后我上了各个财经论坛,找一些关于权证的精华帖子,每天看,也做些笔记。

 

大概一两个月以后,我觉得自己准备得差不多了,我跟我妹妹说:技术差不多了,你帮我再借点钱吧。于是我妹妹大概帮我借了十多万。

 

当时心态好,冲劲比较大。在2007年的5.30行情之前我已经开始稳定盈利,大概每天能赚四个点左右。


小久:亏钱后停下来学习的一个月,您觉得最大收获是什么?

 

姜志平:最关键是有了一套约束自己的东西,你可以称作“规则”或者“纪律”。原来做交易,我就是凭感觉。看什么涨我就买什么。比如马钢权证涨了,我就追,但是追完了它可能就跳水了。我脑子里没有一套规矩,涨了之后我应该怎么处理,跌了之后我又要怎么“对付”?盈亏应该如何控制,多空应该怎样配置?我是没有概念的。我觉得自己的交易理念就是“随机”,交易方式就是追涨杀跌。

一个交易者没有东西约束自己时,就非常容易亏钱。

 

小久:所以经过这个月,您初步有了一套自己的交易策略。

 

姜志平:对,找到一套符合自己性格特点的交易系统。

 

小久:还能跟我们更详细地分享一下吗?

 

姜志平:其实当时想的也还是很简单,比如看技术指标,SKDJ指标——当然这个不重要,因为现在这个指标已经过时了,但是在当时它对我来说是有效的。技术指标用起来也不是一直都好用,有时候信号会弱,我根据指标把我的持仓平掉了,但是其实行情还在继续往前发展,这也是常有的事。技术指标是可以优化的,所以我当时就自己把这个系统改善了一下。



             N

2

「十几万」到百万

           K            %

                              0.3              ↑

S

2007年5.30这波行情来的时候,我还有点不知所措。市场原来涨跌幅也就百分之十几,现在翻倍了甚至一天能涨三倍。行情太活跃,我一下子不是很敢做,只能说是坚持在交易。

 

所以5.30刚刚爆发的第一个月,我是不怎么赚钱的。但是经过一个月,我适应了,也算是迎来了我交易人生的第一次爆发,大概一个月翻了三十倍。

 

大行情来的时候,我放弃了自己之前的那套交易系统,用了高频交易的方式,完全凭盘口做交易。频率高的时候,一天可以操作上百次——这对于权证来说已经是比较频繁了,毕竟权证的速度相比于期货还是慢一些。

 

小结一下就是我先有一套自己的交易系统,做到了稳定盈利,这时候我的方法属于日内小波段;当行情真正来的时候,我又根据行情的特点,自动调整为高频的交易方式。


小久:您觉得高频交易最重要的是什么?

 

姜志平:其实就是盘口,或者我们经常说的盘感。练习到一定程度,你看着盘口就会有预判,就能够提前进场。行情大的时候看盘口有比较大的优势。


大行情过后,我进入一种不太赚钱的状态。其实做完那一个月的大行情,已经是市场认沽权证价格到顶的时候了,我的资金同时创了新高。等它开始走下跌行情时,市场节奏就变了。市场发生改变,我的模式也就随之失效。



             N

3

回撤

           K            %

                              0.3              ↑

S

2007年年底我关注了期货,记得当时我关注豆油,我看它一直往上涨,我又研究了一下技术指标,和多位行业内人士讨论了一下,然后就开始重仓做。

 

但是我很快就亏损了,也没几天时间,我就亏了总资金的40%。不过就在我抛掉这笔重仓的豆油,大概五六天之后它就迎来了一波持续到2008年的大牛市。

 

反思那段时间,确实是自己能力不够,不论是交易技术、交易心态都不到位,还不适应期货市场。我想想也就算了,所以在2008年我又回归了权证市场。


             N

4

「三百万」到千万

           K            %

                              0.3              ↑

S

2008年的权证市场跟我之前参与的行情已经不太一样了,原先的方法不管用,我就要另谋出路,再找方法。反复尝试之后,我从高频转向了日内波段。

 

当时的认沽权证没什么行情,认购权证还算可以。认购权证跟着大盘走,大盘跌,认购权证的整体也在跌,但是大盘每天又会有个小反弹,所以认购权证每天在盘中也会有一波小涨。

 

我抓住这个规律,做了个日内突破指标,一旦指标出现反转,我就平仓。

 

那时候我的交易就三个重点:仓位、进场点、止损。按着这个模式,我又快速进入了稳定盈利的状态。当然,这段时间里市场的机会总体是不多的,毕竟是在熊市。

 

稳定了一段时间之后,2008年9月份我发现一个现象:因为大盘确实跌了很多,市场又总是有一些利好消息的刺激,加上大家比较普遍的抄底想法,所以大盘基本上每天高开——我所交易的权证也总是高开。

 

发现这个规律以后我开始尝试留仓,每天留隔夜的多单。

 

2008年9月19日,证交所印花税从双边收费降为单边,市场更加是高开了不少,我所持有的石化权证高开了20%。当时宝钢权证的涨停板是百分之三十,石化权证是百分之五十几,所以盘中我对自己的持仓做了个调整:把手头持有的宝钢权证全部换成石化权证。

 

完成了这个操作,我还经历了个戏剧事件:家里停电了,网络断了。我什么也没做,市场当天涨停,我继续留仓。这笔单子最后我基本是在最高价抛的,三天翻倍的盈利,让我从年初三百万的资金翻成了一千五百万。



             N

5

「千万」到亿

           K            %

                              0.3              ↑

S

权证慢慢没法操作之后,在2009年我做了股票。一开始效果也可以,大概翻了一倍,一千多万翻到两千多万,但是大半年时间之后我又把这部分盈利回吐了。想来想去,我觉得大概这个模式还是不太适合我个人的性格。

 

在2010年的时候,股指期货上市了,我开了户做股指。

 

我很快发现了一个规律:此时的股指走势特别流畅。我想,既然这样,用一个分钟均线“约束”一下不就行了?往上突破就做多,往下突破就做空。

 

结果效果还很不错,一天有个10%、20%的盈利。就这两个月我翻了四倍,一千多万变成了四千多万。

 

不过到了六七月份的时候市场变了,股指“不流畅”了。策略失效后,我又进入了观望、等待、休息的状态。

 

这段时间我读了一些报告,说到棉花期货创新高,我心想这可是大机会。记得那阵子我不仅做多棉花,还买了白糖、橡胶、PTA,甚至早籼稻我也做了,还吃了三个涨停板。基本上就是个追涨的思路。

 

所以这个2010年我收获不少,通过股指和商品期货这波涨势,我的资金从年初的一千多万达到了两亿。

 

不过这个时候,我做了个决定:我要转型,我要尝试中长线。


             N

6

不太顺利的转型

           K            %

                              0.3              ↑

S

从2011年开始我延长了我的交易周期,但始终不太顺利,用了一些方法效果都不明显,资金一直在回撤,到2012年我甚至亏到只剩下几千万。

 

我不停地尝试,交易方法一直没成型,加上我的资金管理始终很差,总是重仓、满仓——这个确实有问题,现在回想起来确实不应该。

 

2013年我重仓了华谊兄弟,是华谊十大股东之一,到9月底的时候市值最高达到了4亿。但是因为没有一套成熟的交易策略,我的出场点非常不好。

 

2014年我也抓到了当时的“最牛股票”,中国南车,东方财富等等,但是同样因为缺乏策略,遭遇回撤。

 

我一次次反思我的交易:整体上还是没有方法,只有进场点,没有出场点;我不太会应对行情变化,对仓位的控制一直很弱,对自己没有约束;我的盈亏比很大,赚钱的时候都是暴利,回撤往往也很大……

 

做短线的交易者,一套方法一直不停地操作,几千次上万次下来会更加成熟。但是我的中长线就是偶尔操作一下,方法很难固化成型。

 

这段时间之后我就跟现在的同事成立了工作室,大家静下心,一起学习做交易。


小久:组建团队的初衷是?

 

姜志平:其实就是想干点儿事。光是自己赚钱也没太大成就感,如果有一个事业,大家一起来做,这种成就感远远大过自己一个人的盈利。



             N

7

反思后的成熟

           K            %

                              0.3              ↑

S

经过这几年,我觉得自己看待市场是“简单到复杂、复杂回归简单”的过程。

 

比如最开始做交易,我看得很简单,就靠各类技术指标;但是慢慢的我乱了,看着股票很多的张涨跌跌,我会迷在里面;现在我的脉络又清晰了许多,我会跟着自己的交易系统来做。

 

不管用的是哪一套交易系统,这个系统要跟交易者本身的个性相符合,然后找跟自己交易系统相匹配的标的物来操作,有一个清晰的进场点、出场点,有一套止损原则,有一套加仓的方式,在哪一种市场里做什么样的操作,形成自己的一套逻辑。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交易策略不能“过分有效”,太有效了就容易失效。

 

我希望自己的交易系统是可以使用很长时间的,比如未来十年,我的交易系统都能承受市场的考验。

 

以前我的交易策略很少能用到超过一年,都只是在某段时间特别管用,然后飞快地失效;而我现在根据这么多年的总结,我追求的是稳定的、时效长的策略。所以我把我每年的盈利目标降下来,周期也放长了。

 

整体上我还是比较有信心,觉得自己目前这套交易系统应该在未来十年还是比较管用。现在我们的产品,大概70%是股票,20%的期货策略,10%是国债逆回购。对仓位我也有了很严格的控制,先轻仓,有一定盈利了再加仓。


             曲

8

学习应该是终身的、主动的

           中庸      

                              与              止

我觉得我之前转型的效率很低,一大问题就是我并没有主动学习,而且大额盈利之后也会骄傲。

 

现在我读国学方面的经典比较多,我觉得传统文化对我影响挺大的。传统文化毕竟是比较经典,经过了几千年被证明是管用的,我认为这就是一种智慧。

 

时代总是与时俱进,发展特别快,大家都在求新、求异、求变,而智慧是一种趋向本质的东西,它是不变的。传统文化告诉我要把自己的“本”做好,而不是一味向外求

 

大部分交易的书籍,提供了一些交易思想,它只是很新,可以被称为技术、知识之类,但不足以称之为智慧。

 

现代人多半比较急功近利,包括我自己,比较浮躁,都想赚快钱、急钱,以前在交易上我也一直是这样操作。但是现在我希望自己把心放慢,追求合理的钱。

 

学习传统文化,学了好像暂时也没什么效果,但是时间长了就会显露出来,时间会证明它确实管用,这些智慧确实能让我用在交易上。


 

比如《中庸》,提醒我做事不要太过,反思我重仓交易的习惯,其实就很不好。

 

交易者不应该指望自己在一次交易中就获得暴利,这不合理。狂风骤雨毕竟总是短而急促,很容易就会结束。做交易应该是赚合理的钱,这样比较容易长久,所谓的“细水长流”

 

反观我的交易,每一次“过度有效”的交易策略,都会以非常快的速度失效,我觉得也非常符合这个道理。

 

最近我比较经常读《道德经》,比如在《道德经·曲则全》里,我理解的是:很多事情的发展应该是缓慢的,甚至是曲折的。

 

就像我想转型为中长线,我费了很多功夫,走了很多弯路,甚至我还一度退回了短线,但是之后我再重新看中长线的时候,我发现我有了新的领悟。先退再进,也是“曲则全”的含义吧。所以有些事不一定要一根筋地往前冲,休息一下,甚至倒退几步,都是可以接受的。

 

《老子》中有句话说:将欲取之,必先与之。我觉得意思是相通的。

 
 

再比如《易经》也挺有意思。讲到的阴阳之道,我觉得是它的核心内容之一:

 

大自然都是有阴有阳,比如白天黑夜,春夏秋冬,虽然你一时间感觉不到,短时间内无法很明显地觉察,但是自然界这种循序渐进的变化始终存在,所以人也要遵循这个“大道”。

 

回归我们说的投资之道,我联想到了巴菲特,他的仓位经常是5%、10%这样循序渐进地加上去的,变化相当缓慢,不太会有“突变”,但是这种方式也让他的交易非常长久。

 

表面上看这种策略好像不是个聪明的策略,但是长期来看,这是一种智慧的策略、中庸的策略。这种策略可能在一年的时间里,爆发性不强,但是它的持续性特别好,因为它符合自然规律,符合“大道”,所以比较能够“活得久”

当然,有这样一套交易系统,也得有交易者本人的心态与之相匹配。

 

再比如,以前我做交易,只往好的想,不往坏的想。赚钱了就默认我接下来还会一直赚钱,就会陷入贪婪。

 

其实应该明白:大自然是有规律的,到了极好的巅峰,就会往相反的方向发展——而我以前从来没有想到这一点,所以我在大额盈利之后,市场从收获季节(秋天)进入冬天了,我还在不停地操作,没有停止、没有休息,结果往往就是把之前的盈利又大幅度地回吐了。

 

所以交易,也是应该“知止”。在市场的冬天里我们应该“冬藏”,尽量停止不适合自己的交易。交易不应该是每时每刻都要参与的,符合你系统的时候,你操作;不符合你系统的时候,你应该休息。不要操作到底。


福慧增上

  6月

19日


总之的,学习传统文化让我吸收了很多智慧的东西,能用在交易上。


交易者 姜志平



此文章内容已由姜志平先生确认,久盈交易者愿与他一起为内容的真实性背书,如有报道或转载需求,以及市场合作请联系客服号(JYTraderkf),感谢您对原创事业的支持。

声明:以上嘉宾任何观点都不构成投资建议,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久盈往期独家

交易者专访

“心情比盈亏更重要”·孙思倩专访|久盈交易者·独家专访第50期


“检验你是不是正确的,是市场”·金家棁专访|久盈交易者·独家专访第49期


久盈独家

- 久叔专栏 -

久叔专栏 | 百分之九十的交易员对交易这门手艺完全没有兴趣


久盈约访

你有故事,我有茶 | 久盈交易者面向全球“约访”


 


我们不仅是一款在线观赏交易的APP

更是交易者真实交流的聚集地

无论你在混沌之后,还是伟大之前

联系我们:rongjin@91trader.com 

分享真实的交易人生




发表